TAG标签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亲子鉴定 > 鉴定资讯 > 情感故事 > 正文

办公室恋情

作者:admin 时间:2016-11-13 编辑:dna66

办公室恋情(一)

忙完手头的工作,头儿破例让我休息两日。一觉睡到自然醒,墙上的指针已经落到了十点一刻。

刚刚起床,清扬就来了电话。电话里,他说:宝贝,睡醒了?我答应着,问他中午吃什么,他想了想,压低声音说:吃奶,吃你!捏着电话,我的脸红了,小声地骂他没正经,心里却想着不如趁此机会做回家庭主妇,给他做饭去。

主意打定,时间还早,做个紫菜包饭应该来得及。

十二点,我进了清扬的办公室。打开饭盒,分一些给清扬的同事,饿狼们齐齐叫嫂子,说:还是有家好啊,有家就有老婆疼了。然后大呼小叫地喊清扬。清扬办公室的门开了,他半嗔半怒地说:做这么多,累坏了怎么办?同事们起哄,然后意犹未尽地全体撤离,小群临走时还说:头儿,今儿你吃独食,我们的午餐你可要报销哦。清扬笑着把我带进他的办公室。

清扬升任主管,这还是我第一次探班。他的办公室是简约的淡蓝设计,大班桌宽大得有些不像话。

清扬搂着我进门,坏坏地笑:送货上门?我笑着打了他的头一下:同志,注意点影响,这可是公共场所。清扬的吻落到我的发际,那又怎么啦?谁说公共场所不可以亲老婆?他任性得像个孩子。我指了指手里的饭盒,不饿?

当然饿!饿死我了。清扬居然使劲一提,把我抱到了大班桌上。我的腿正好落到清扬的腰间,我吃吃地笑。清扬把饭盒放到一边,说:还笑,你说这一段,你忙,你饿我多长时间了?说着,手不老实地伸进了我的衣襟里。我穿的是一件紫色的纱衣。一反平时上班时一贯的职业装束,这件衣服的料子有些透,隐隐可以透出了胸罩细细带子的形状。我拔弄着清扬的头发,双腿若有似无地蹭着清扬的身体。我的目光和清扬的目光缠绕在一起,清扬身体慢慢贴上来,脸也越来越接近,我开始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……

我轻声地在他耳边呢喃:你乖,先吃饭。我打开饭盒,拿了一个紫菜卷塞进清扬的嘴里。清扬咬一半,给我另一半。我们像结婚时咬一个苹果一样,我搂着清扬,跳下大班桌,拿出筷子喂清扬吃。清扬的手像只淘气的小鱼儿,在我的身上游来游去,空气里,弥漫着食物和欲望的味道。我的身体饱满得像一个多汁的果子。清扬拉我坐在他的腿上,我咬了紫菜包饭,喂给他,红唇翕合,情欲像滚动的音符,在眉梢间流转。清扬不咬饭团,却把吻迫不及待地落到了我的锁骨处。

办公桌硬硬地硌着我的背,他的老板椅使劲地向后倾,碰倒了那些杂七杂八的卷宗,这种环境让我莫明其妙地有些兴奋,有些期待。他的手从峰顶往下蔓延……突然“滋”一声,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,清扬的手停了下来,静了好一会,清扬笑着指着我身后的复印机,原来我向后仰,胳膊碰了复印机的开关键。清扬说:把咱俩的样子复印出来传出去,一定是最大的办公室艳情事件……

我捏着清扬的鼻子,指了指手腕,他们就快回来了,赶紧收拾战场吃饭!

清扬帮我理了理头发,拉了拉衣服,说:还真想试试办公室里ML的味道。我瞪眼睛:你敢!你要是惹办公室那些小妖精,小心我……清扬揉了揉我的头发,目光粘粘地说:傻丫头,想什么呢,我是说跟你,别人我才不稀罕!

我笑着抹去他嘴边的米饭粒,这还差不多。办公室里陆陆续续有吃过午饭的人回来。我收拾了饭盒,出门时,清扬说:宝贝,晚上我加班,你来陪我吧,就咱们俩……

出门时,我的脸红得像朝霞。清扬的同事很暧昧地说:嫂子,这顿午餐吃得时间有点长啊!我心里暗笑:他们知道什么,如果时间再长点,说不定真的会引火烧身呢!

办公室恋情(二)

王秘书替领导下基层调研,由我临时负责王秘书的工作。王秘书临行前,再三嘱咐我:“如果有人找领导,一定要先搞清楚对方的身份,然后按‘四项基本原则’行事。”

我听说过王秘书说的“四项基本原则”,那就是:如果搞不清楚对方的身份,就说领导不在;如果来的是领导,就说咱领导在某个交通不便、手机无信号的村调查;如果来的是群众,就说领导外出开会,最近几天都回不来;如果来的是领导的亲戚,就告诉领导夫人的手机号码。

我根据这四项基本原则开展工作,可仍给领导带来了相当大的麻烦,让领导接了不该接的电话,见了不该见的人,甚至还引发了领导的家庭矛盾。鉴于我的糟糕表现,领导不得不将王秘书紧急召回。

王秘书问我:“你是按照四项基本原则办的吗?”我说:“件件都是。”王秘书说:“那原则上不会出现大问题,不过也有可能出现例外。这样,你把情况先讲一下,我来分析分析。”我说:“第一天,来了个农民打扮的人,头有些谢顶,脚上沾满了泥,进门就要找领导。我就对他说领导进城开会去了,等几天才能回来。”王秘书说:“你注意他穿什么鞋了吗?”我说:“是皮鞋。”王秘书说:“你见过几个穿皮鞋,又谢顶的农民,这绝对是上面的领导。从鞋上沾满泥的情况看,他肯定是从农村微服私访回来,而且掌握了一些对我们不利的证据,要不然他怎么会进门就要找领导呢?老百姓有几个敢这么牛气的。”

王秘书又问:“那你是怎么让夫人把领导给破了相的?”我说:“那天来了个穿着洋气的青年妇女,进门后就问你们领导死哪儿去了,听她口气她和领导还真的很熟,就把领导夫人的手机号码给了她。”王秘书说:“你刚来,领导家的亲戚你不认识,所以出错不能全怪你。可来的是青年妇女,又非常洋气,你怎能不设防呢?她说她是领导的亲戚,那你就没和她聊聊领导家的近况,比如聊聊领导最近在哪个小区买了新房什么的,去试探她一下?”我说:“没有。”王秘书说:“小李呀,你犯大忌了。年轻女性找领导你让她打领导夫人的手机,你是故意叫领导回家打架不是?你怎么不设身处地地想一想,如果你在外面有了外遇,你希望她打电话给你老婆吗?”我摇摇头。

王秘书接着说:“领导又要去上海招商,我还要继续替他下基层,所以这个秘书还要你当。先教你一些基本功,四句话:腿要跑,笔要好,面带笑,腰要老。”见我不理解,王秘书解释说:“腿要跑,就是要当好领导的腿,领导不方便去的地方你去,领导不愿干的事你去干;笔要好,就是要会写文章,不管是什么稿件你都要用领导的语气去写,都要写得让人以为是领导自己写的;面带笑,就是不论见什么人都要笑,笑容可能拉近与群众的距离,等于是间接为领导树立良好形象;腰要老,就是和领导在一起的时候,腰要表现得又老又硬,直不起来,这样领导的形象便会因你的弯腰而高大起来。”

正说着,一位鼓着肚子、叼着烟的中年男人进了办公室。王秘书赶紧起身让座,并叫我快去倒茶。待我端茶回来,王秘书已将那人安排到了接待室的空调房间。我说:“这个人衣着朴素,脚穿布鞋,可没有官相呀?”王秘书说:“此人虽面无官相,但肚子却有财相,且嘴里叼的是‘大中华’,腕上戴的是名牌表。他不打招呼就走进办公室,说明他有这个魄力,你看老百姓来办事的,哪个不是先敲门,人还在门外,烟早已递到屋里了。”

王秘书拨通了领导的电话,小声地问:“刚才来了位身高一米七五,身体较胖,留小胡子,左鼻侧有颗瘊子,右眼角有颗黑痣,年龄四十五岁左右的男子,您见不见?”听了领导的回话后,他说:“好,我马上安排。”王秘书叫我抓紧时间把茶送去,见我费解,他说:“这就是咱单位招来的投资商,完成招商任务就全靠他了,差点慢待了这条大鱼。”

图文资讯

网站导航

热文排行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