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标签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亲子鉴定 > 鉴定资讯 > 鉴定新闻 > 正文

亲子鉴定后孙子居然变成了儿子

作者:admin 时间:2016-11-04 编辑:dna66

“毁三观”!今天我们要来说说一位温州老太太的故事。据悉,老妇带儿孙做亲子鉴定,两人竟系亲兄弟!老太太似乎对这个DNA鉴定的结果并没有出乎意料之外,她表示早就隐约觉得自己的老头子和媳妇之间有问题,那时候的她希望自己的感觉是错的,谁料到真相确实如此呢。

浙江汉博司法鉴定中心负责DNA鉴定的是几位女法医,白大褂,蓝色医帽,长头发统统塞在帽子里,鼓鼓囊囊。她们的性格都蛮像的,话不多,很少提问,大眼睛沉静地看着对方,等待对方说出下一个要求,或者原因。这次要说一说一位温州老太太的故事。

法医们跟我说,第一眼,她们就觉得老太太的神情坚定、目光如炬,是那种藏了很多心事不动声色的人。当时,老太太对七岁孙子说:“把手指伸出来,扎一针,没那么痛。”抱着孙子的是她儿子,回过头来说:“妈,有这个必要吗”,然后摇着头笑了笑,觉得要将自己和儿子做亲子鉴定,实在是个滑稽的决定。亲子鉴定和DNA鉴定,现在除了在刑事案件中用到,也越来越多地用在民事纷争里。

年轻的爸爸和儿子都经历了指尖采血,他们的血样被拿进了DNA鉴定实验室。三天后,法医亮出结论。大多数人来做亲子鉴定要的结果,无非是“是”或者“不是”。但是有的时候,还会有第三种结果,“不好说”,也就是“确定不了”。这次的结论恰恰是第三种。

儿子又笑了:“这不是开玩笑么?宝宝,要么是我的孩子,要不,就不是我的孩子,怎么结果还会是‘不好说’呢?”这个案子出现了“意外”,这对“父子”20个位点有1个对不上。出现这种情况时,先不需要测定CPI,而是需要加测位点。

从医学上解释,出现这种情况有两个可能性:一,他们是亲生父子,但是遗传过程中基因发生了突变。二,孩子的父亲是男人的近亲属,比如亲兄弟,甚至比如父亲,遗传基因有细小差别。

第二轮鉴定:加测母亲的DNA,找出突变的基因来自母亲还是父亲

尽管出于种种对于婚姻感情关系的不信任,现在做亲子鉴定的越来越多,但是从鉴定结论来看,大多数还是确认为亲子关系的—这给那些无稽的猜疑一记响亮的耳光。我们前面说过,汉博鉴定中心亲子鉴定的法医和助理们都是沉静的姑娘,她们不会做过多的猜测和建议。

她们对老太太说,孩子肯定是“你们家”的孩子—言下之意,不必再继续做下去了。老太太沉默良久,开口:“我要一个肯定的结论,孩子是谁的。”

我们可以从逻辑学的原理来看待接下去的鉴定,也是走到这一步最善意的一种方式。如果是遗传过程中基因发生了滑移,男孩的性别基因为XY,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找一下,到底是来自妈妈这边的遗传基因发生了突变,还是爸爸这一边的突变了。

老太太一口应允:“是不是要提供孩子母亲的血液样本?没问题。”半个月之后,老太太带来了儿媳妇,抽血取样。妈妈的血样和男孩的血样继续进行DNA比对,这一回比对的主要是男孩发生突变的基因是遗传自母亲,还是父亲这一边。结论是:突变发生在遗传自父亲的基因上。

那么事情的可能性又回到:是父亲的遗传基因发生突变,或者本来就是遗传自父亲的男性直系亲属。

第三轮鉴定:经过比对,孙子居然跟“他”完全吻合

这一次,鉴定中心的法医们都以为老太太不会再来了。很多案例都是这样的。比如有一个案例,也是一位大妈,也是坚持要检测儿子和孙子孙女的亲子关系。

孙女是媳妇在婚前就怀上的,大妈本来就不喜欢女孩,加上是婚前,总是心有芥蒂。而孙子,是儿子的秘书抱来的。最后,拿结论的那一天,儿子来了。他对法医说:“我不是来拿结论的,而是请你们帮我把它销毁掉。”

儿子说,自己和妻子是大学同学,毕业后妻子怀孕,而原本他俩就有结婚打算,后来幸福地奉子成婚。但是大妈一直不喜欢儿媳。再后来男人的事业越做越大,围着他转的女人也多了,直到有一天秘书抱了一个男婴告诉大妈,说那是她的孙子。大妈居然喜笑颜开。

但是,男人说:“清者自清,我没做过,那男婴不可能是我的。我也不需要做亲子鉴定,这是对我妻子的侮辱。”事情的最后是大妈趁儿子不注意,抢过鉴定结论档案袋夺门而出。不过,法医事后说,那男人没有说谎。

我们再回到这个案子,它的结果就非常残酷了。法医说,没想到,数月后,那位温州老太太又来了,并且带过来一个男人——没有表明身份,“我们又提取了这个男人的血样,与男孩的血样检测比对,发现20个位点完全吻合”。

事至此,老太太才把事情说白了,最后那个“吻合”的男人是老太太的丈夫,而之前来检测的儿子是他们的独养儿子。老太太一早就明白了,但是强硬的她就是要一个明确的结论。她似乎一吐为快:“我的儿子是个傻儿子;多年来我隐约觉得老头子和媳妇之间有问题,我真希望我的感觉是错的。现在,这到底是一个家,还是两个家……”

她止不住泪,掉头就走,连鉴定结论都没有拿。

图文资讯

网站导航

热文排行

随机推荐